你得慢慢的吐气

在时光飞快消逝的南半球,黑暗掩盖了所有人的恐惧,挂在脸上的表情,也逐渐模糊;

你看着厌恶了的自己,以及,那些虚伪的微笑,问候,和感谢;

似乎看透了一个生物的本质,没有像天使般纯洁的被创造力,干净的,事不关己,半掩半开的身体,被别人掏空。

彼此的灵魂无处安放了吧。

游荡到意象的深处,象大海里的鱼,象飘零的树叶,象泥土里的草,被连根拔起……

你不想失声痛哭,又或者没心没肺的大笑,收敛起情感,怕被别人分解成为物质,或者肥料。

表达越来越苍白。

沉默。沉默。只有死寂的沉默!

啊!如一个人在空旷的荒野,踩着蝼蛄的洞穴,爬过仙人掌的尖刺,压着大地的沙丘,横躺着千军万马的残骸……

你只剩下一副可怜的躯壳。包裹着瘦弱的心脏。与死亡随时,擦肩而过。

怜悯,只有上帝才做的事情。

及时地,救起,随时死亡的你。

真实的脆弱的乞求,不要停止,那漫长又短暂的一生。你得慢慢的吐气,你的岁月只有那么多了。

0

 

这是一场无效的精神瑜伽

作者:盘予

这真是一场无效的精神瑜伽,以致于倦怠到不想有任何文字层面上的表述。当然,你也可视作矫情,没错!当我们深深地卷入人世间的无趣中时,这样的行走正如一个陷阱,只会让人更迷离、更惶惑。

幸好我们搭上了回程的班机,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场域,继续一日三餐的修行。

说起来,这也算得上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了(却没有诗与远方那般干净利落的小资情调)。当时T拿着手机翻开特价机票那一页,我瞅了一眼,比回趟老家还便宜,所以没做太多盘算,就订下了这场正月十五前的出行。

0

泰国!虽然脑细胞里并没有太多的兴奋成分去收敛它,还是在既定的深夜,熬着红眼,登上一架小飞机,与祖国的同胞们亲切地共赴异域。

临行前我忙得一塌糊涂,甚至到了机场才搜了泰国境内的紧急电话,截屏保存。

T是个浪漫的人。没订酒店,没订行程。“走到哪玩到哪住到哪!”我顺从了T的浪漫。

骨子里我是个喜欢有广阔背景的地域,比如西部,所以对于泰国这样毫无悬念的异域,并没有太多的期许和想望。就是一场简单的出行,但是在某些层面的隐约处,又把它拉伸到精神瑜伽的高度,第六只触角总感觉会有“邂逅”等在前方。

到了廊曼机场时,已是6:30,天光大亮,走出玻璃大门,一辆摩托车突突地驶过机场,高级!连摩托车都能进机场。我们可没这么酷,只能委屈地坐大巴进市区。走在路上时,阳光已经露出浓郁的热带光谱来了,泰国是左行,跟谁学的?

本来我还揣了驾照,或许可以租个车游览,这下彻底放弃了,怕克服不了从小被灌输的习惯性正确,不小心拐错了,麻烦大了。

马路上,有一种出租车涂成了粉艳的玫红色,虽然招摇,但是司机很礼貌,礼让行人,连摩托车也是。

进了市区,我们并不知道在哪儿下车,因为没有目的地。正值上班高峰,满大街的小吃摊,呲呲啦啦的声音隔着窗玻璃也很明晰。曼谷全城都是大排档,照样有推着小车的年轻人午夜时分才收摊回家。

民生多艰,不只是自己视力范围内的镜像。

1

机场大巴冷气开得很足,我们两个冻到不行,只得中途下车。一脸茫然地站在陌生的柏油路上。公交车站简陋到只有一块铁牌,上面写着几个数字,没有泰文标识,更别说英文了。而且,公交车一律不报站,司机很潇洒地扳动档柄,在既定的路线上转着圈。所有的公交车上都有售票员,但是他们几乎一律听不懂英语,只能展示要去的目的地的图片,多数情况下,他们都会指错路,当然是无心之举。

泰国是一个宗教国家,大小林立的寺庙,火车站专门辟出来的僧侣VIP座椅以及专门的火车车厢,表述着一个现象:他们把信仰放在一个高度,我们碰到的每一个人都很和蔼,即使这是游客看到的实际物象。

即使,我曾质疑一个“面目凶恶”的大叔,可是,当他耐心地离席(当时他正在河边吃粉),主动为我们指点码头所在,并且恭敬地合掌道别时,我立即融化了这质疑。

“满大街都是老外啊!”我们俩嘀咕着,其实我们也是老外。

两个穷游的老外。

不能傻站在这儿啊,随便上了一辆公交车。老式的大巴,木质地板,人不多,皮质椅子,很干净,坐在最后一排,却久等不到售票员。T问了一个貌似知识分子的大叔,他用英语回答我们,说这公交车是免费的,因为车后玻璃上写的有字,我扭头认真地没看懂。

T拿出手机,说我们要去RAMA路,大叔很努力想了一下,最后说带我们去,于是他提前下了车,带我们到了天桥下,然后指着对面说,我们要去的地方就在那堆建筑后面。

广州冷嗖嗖的感觉立即消失了,长裤穿不住了,我躲在一辆汽车后面,褪下长裤。拣了一个路边摊,要了一个粉,“这是什么味儿啊?”

泰国逗留的几天,我始终吃不惯泰国菜的味道。半推半就地接受,几天下来最少瘦了5斤。

高架桥下有几张椅子,坐下来歇一会儿,抽根烟吧!

乌鸦和不认识的长尾鸟在背后叫着,它们胆子很大,可以踱到路边摊里,寻找人类丢掉的食物。它们起得也够早的!

满大街都是嘟嘟而行的摩托车,它们可不是野鸡车,车顶上挂着“TAXI”的牌子呢。于是,一天到晚,发动机的引擎声都充斥着耳膜,无论是陆地上还是湄南河上。

于是,脑海里应景地现出《第一滴血》(第四部)的镜头,记忆里,这样的轰隆声伴随着机械的血腥以及爆棚的雄性激素。

一开始,我们并不跟司机讲价,因为1:5的汇率,让我们感到便宜的幸福感。直到一次,在一个寺庙门口,一个出租车司机很流利用英语拉客,两个老外跟他讲价。于是,我们也开始讲价了。

T期待住民宿,但是我们落脚的地方找不到,路过几家貌似家庭旅馆的门口,却都不是。泰国人真干净,即使家门口就是大马路,也会把台阶擦得干干净净,鞋子脱掉摆放在门口。

他们不但自己家里干净,到处都是干净的,全民大排档却不见垃圾乱飞。即使是一个小城火车站的厕所,也让我有心情走进去。

2

在城市套房酒店住了两晚,1000泰铢一个晚上。服务员态度较差,极不耐烦,可能是接待过的国人都没给小费吧!

睡了几个小时,爬起来时,太阳依然还很高,这里比国内慢一个小时。出去蹓哒蹓哒吧。经过一条热闹的菜市街,拐到一个大马路上。

凡是写着字的牌子,包括路牌、广告牌、门牌,我都会瞅上一眼,眼睛会自然过滤自己熟悉的语言,在国内是看汉语,在这儿只能看英语了。标有英语的牌子不算多,大多还是写着泰文。花式的英文字母,一直让我联想到寺庙式样。建筑配合文字,或许渗透的场域还有生活习性。

所以,即使我们跟泰国人长得一样,走在居民区里,依然被当成老外。或许就是这个原因,祖上喝小米粥的气质一直遗传下来,左右着我们走路的姿势和眼神。

走累了,就坐公交车。空调车很少,窗户全部打开,都会有位子坐。所以,很多老外都靠着窗子看风景,包括我们。鉴于不报站、不标识等这些极致的悠闲,于是很多老外都在公交车站拿着地图,问这趟车是去哪哪的吗?

我们随性而上、而下。

8路车坐到终点站,是河边。往里走,竟然误撞到了花市。泰国人喜欢香料、喜欢鲜花,即使是摩托车,也要挂上几串鲜花。各类鲜花,大多认识,也有不认识的。买花的人可不少,还包括很多穿着校服的学生。顺便说一句,他们的校服挺漂亮!

或许是什么节吧!我没查资料。

唯一新鲜的是,看见他们用南瓜供奉神灵,一边是黄色的,一边是白色的。没弄清楚这其中的渊源,我尊重所有虔诚的传统。

3

买了几个桔子,此生见过最丑的桔子了,皴裂的皮,不是橙黄色,而是泛着墨黑,吃上去却很甜。玉米和西红柿也吃出了小时候的味道。

最帅的是,满大街都停满了各式皮卡,大多是日本品牌的车,敦厚结实。

兜转了一圈,碰到几拨举着相机录像的老外,其实我们都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根本就融不进当地人的情绪中去。这儿也是旅游团不会来的地方。

经上述的大叔指点,我们找到了坐船的码头。黄昏浮上来了,光线落满了河面,这就是环绕曼谷的湄南河。小船隔不了多长时间就来了,轰隆隆的发动机还没熄灭,就见一个年轻小伙跳下船,一边吹哨子,一边把缆绳套上石墩,等乘客上下完了,他再利索地解下缆绳,整个过程非常麻利。

船舱里挤满了各种老外。售票员同样拿着一根圆柱形的钱筒,摇得哗啦哗啦响。T付钱,所以我没弄清楚车费和船费到底是多少泰铢。

后来,在酒店拿了一份曼谷地图,我这才明了:这个城市西部出行主要靠船和公交车,东部则有地铁。

因为没有地图,所以我们就像两只迷宫里爬行的蚂蚁,而原地踏步几乎成了宿命的表征。

天色已晚,我们随便在一个码头下了船,一个老外拿着地图跟我问路,他说已经深深地迷路了,已经在船上绕了好几个圈了。我们也迷路了,我告诉他。我并不知道他要去的地方在哪,我自己也还没搞清楚呢,他很沮丧地坐在台阶上,等着下一班船来。

我们也靠着栏杆等着,但是并不沮丧。船来了,上船,原路返回,懵懂地在一个码头下了船,走出来,恍然大悟,这不就是刚才来过的花市吗?

如此际遇上演了好几次。

去年冬天,去了一趟梅州。在松口古镇,有一个古码头。当年,大批的中国人在此搭船,一路漂荡,到南洋谋生。

泰国,也在其中。途经《世界日报》报社门口,一晃而过的镜头,却似一个情结沉淀在历史中。

我们在曼谷结满电线的大街上晃荡,从起点回到起点,领略异中见同的人生;虽然阳光强烈到不容人深入思考,但是一股莫名的忧伤始终撅着我。这就是旅行,背起背包,离开家中焐热的被窝。

第三天,我们手持一份曼谷地图,找到了去华欣的华南蓬火车站。泰国地铁不能通行,每一条线路都要重新买票,所幸人不多,机器里吐出来的票也不一样,有的是个钮扣状,有的是一张卡片。

这也是KINGDOM OF TAILAND的特色,分属于不同的地铁公司?

反正要耐得烦,不停地转线。

从地铁走出来就是火车站,买了去华欣的票,94泰铢,171车次。车站是泰式建筑,照例国王和王妃的大幅照片挂在墙上。此种景象,大街上随处可见,同时还可以看见设立的大小祭坛,摆着香烛、供品。

没有安检的机器,从拱门走进去就是站台,火车早就停在那儿了。老式火车,180°景观车窗,没有空调,全靠自然风。本来我们的位子是迎向车头的,火车开动起来就会有风吹进来,一个热情的老太帮我们调了位子,非要让我和T去跟一个欧洲家庭挨着坐。

13时,火车准点开动。对面坐着一个穆斯林家庭,小男孩漂亮的大眼睛一直盯着我看,我对他挤眉弄眼,也没换得他的一句话和一个笑容。

以前上学时,经常挤在绿皮火车里。很久没这样的经历了,座位都坐满了,没有人站着。即使头顶有风扇,依然闷热难当。

两个很帅的列车员走过来检查行李,挨个摸来摸去,还带走了一个小伙子,搞不清楚啥情况,吸毒?

只听他们叽里咕噜、哇卡哇卡地说了一通。

我穿得太多了,只得挤到门口去透气。几个男人站在那,聊着。车门竟然没关,一个小伙坐在车门口的台阶上,腿耷拉下去,蛮酷!很大的风无遮拦地吹进来,爽!几乎都点不着烟。

骨子里蓄积的野性爬出来了。一望无际的原野,有水牛嚼着草根,还有飞鸟,落在电线上……

天气太热,这些都勾不起诗意来。所以,我猜不透为什么这么多老外喜欢住在泰国。他们戴着头盔、骑着摩托车,俨然当地人一般。

火车晚点一个小时。华欣是个海边小城,火车站涂成了耀目的大红色,高调!前面走着十来个背包客,他们也在找房子。我们也在找房子。

这次,在一个小巷子里找到了一间民宿,900泰铢一晚。

这儿比曼谷要安静许多,马路上没有路边摊,几乎全部集中到了夜市。但是,电线上聚集了鸟部落的居民,人类吃过晚饭可以去逛逛夜市,它们也不甘寂寞地叫唤着,开着没有饮料、没有酒精的小趴。

这儿中国人来得少。夜市里人挤人,吃点并没特色的小吃、挺尸般的海鲜,无聊的穿行,纯粹是时间富余的劳神之举。两个晚上,我在同一个饭店点了同一个炒粉。

4

第二天,我们惬意地吃了一个午饭,睡了一个午觉;然后搭摩的去了筷子山,原本可以坐10泰铢的小皮卡,司机宰了我们200泰铢。他的心情很好,一路上跟我用英语聊着,说中国年来了很多人……

一下车就见各种海鲜档口,旁边就是饭店,有点类似广州南沙的十九涌。渔民却淡定地在一旁织网,对于老外的观望毫不在意。我买了两包蚝干带回来,甜到不能入口。

往上走就是山,很低,全被猴子霸占了,满山遍野都是,包括住户家的台阶上、窗户上、房檐上,如此原生态的共居模式,还真是第一次见。

猴子是灰色的土猴,并非珍稀物种,却也让人欣喜!

我们竟然误打误撞走到一处安静的海边礁石上,此地不见人迹,不远处就是一家海边餐厅,小资的人们坐在探出海面的水泥台子上,谈着他们的理想和人生。

碧海,但是没有蓝天,天灰蒙蒙的,很失望!

坐在这,心情安静下来,燥热也消失了。趁机跟国内的朋友微信视频了一会儿,他说就几块破石头有什么好看的?

7

T却很喜欢这儿!

再研究一下地图,原来我们高估了这个城市的幅度,所以回去的时候,选择了步行。T说想趁着日落前赶去十里长滩看看。我们停在一个酒店门口翻看地图,一个服务员小哥走过来搭讪,满脸堆笑地问我们要去哪,聊着聊着还开起了玩笑来。

最后他说过五分钟,他会开车去市区,可以带上我们。

我问:要付多少钱?

他说:你们看着给!

鉴于他的真诚,我们上了车,原来是酒店的免费班车,有几个老外中途下了车,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我和T在希尔顿酒店下了车,付了120泰铢。

小哥送给我们一个女王般的待遇!

所谓的十里长滩不过是堆满了垃圾的一道窄窄的沙滩,失望到极点。所以,我们每人吃掉了一个芒果以及一串香蕉。

提前一天买了火车票,怕到时候回不了曼谷,可选车次很少,我们只能狠着心买了早上6:05的票,票价远大于来时的票,292泰铢。

小城也就这么大,临街的店铺里卖着吃食、汽油等各种生活物资,一群群的老外或挤在皮卡出租上,或自驾摩托车,加上我和T,我们都在泰国消磨着此时的人生,一直到离开,我也没触摸到此行的意义和自己存在的必要性。

6

所有的人,都是这么活着啊……

正月十四,我们顶着黎明的星空走到华欣火车站,木头椅子上坐满了人,还有几个躺着睡觉的男人,文子一群群围过来,清晨的空气有点凉意。火车一趟趟地来了,走了,我们要乘的那一趟晚点一个多小时;直到太阳出来,火车才到。

人困马乏地睡了一路,又回到了曼谷,回到一个忧伤的起点!

幸好我们搭上了回程的班机,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场域,继续一日三餐的修行。

这场无效的精神瑜伽,远远没有写透,个中况味只能继续蓄积在心里,继续发酵出苹果的醉意来。

2016.3.8晚于广州

原文链接:城市文化:这是一场无效的精神瑜伽

抽象的野蛮之地:红土地的层次

“我就是我  我的灵魂是一片炙热的红土地 我的已知自我  不过是红土地里的一粒红沙子” ——画家陈雨

 

当我还在路上目空一切,我的心灵早已被城市占领,麻木的感官,久久未曾打开身体的开关,任其随波逐流,雾霾蒙住了双眼,也蒙住了我的风景,我活着,行走,思考,睡觉,都如一个规律的时钟,我习惯了活在谎言之中度日,我习惯了缄默不语,我便是自己的船,孤独的航行,不需要安慰,拥抱,以及爱的语言。饱含激情的年代已死去,穿行在夜色当中,犹如一只黑猫,不动声色,观察这个世界的异常举动。

我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诗意的造句,也没有矫情的吟诵,因为任何的演说都在狡辩,掩盖我们无能的脆弱。人类习惯装腔作势,既然回归大地、自然、海洋,就能不能谦虚的承认自己的渺小?从来,骄傲自大的人,总是自欺欺人的自以为是。

车轮一路奔驰,掠过眼前的断片风景,思绪开始翻转,搜索形容词,描述,叙说,还需要在别人面前学习表达……可是,我仍然不会说点废话……,从来就不是一个能翻历史,讲故事的人。大脑的容量有限,容不下一点点死记硬背的碑文与墓志铭。要学会宽恕对待自己太宽容,学习最大的障碍不是无知,而是已知的事物。

即使历史正在我的记忆中抹去、消失。我固执地认为自己是个无知的、哑巴一样的歌者。有时候,恰恰在人的遗忘和失却中找寻感动自己的天簌 。我更像个消极的悲观主义者,身披战袍,与光明、黑暗的想像划清界线。

当抵达目的地时已是深夜。没有多余的想像,冷,随着睡眠进入梦里,半夜里,我的双脚,连脚指头都生疼。我分不清自己是梦里还是清醒。

早晨被风吹过树的呼啸声,或鸭子在林中追逐叫嚷吵醒。浅睡的人,深入了乡村,身体也渐渐恢复灵敏度。风或者是多情的浪子,带走乌云,环游世界去了。明亮如抹开了窗前灰蒙蒙的世界,进入眼帘尽是生机勃勃的农村乡间风情。

之前我在画家陈雨的画中见过这样的风景,印象深刻,直到来到这里,站在这片土地上凝视它时,才体会到画家的内心,血色一般的红土,此时,一望无际如北大荒的平原,如有万马奔腾啊、奔腾,它以一种威慑力量在宣告自己的存在,野蛮而温柔。难怪诗人、画家、摄影师都要来这里寻访它的踪影——有气息生命的泥土啊,令人产生幻觉的颜色,大胆而奔放,裸露的起伏的层次,有如象敞开胸怀的女人,母性为王,吸引了无数男人为之倾倒,孕育出他们的后代,繁衍生养众多!

一大片的菠萝地、一大片的甘蔗林,以及一大片的芦苇丛……令人眼花缭乱的色块,拼接成画的骨感,如画家笔下丰厚的油画颜料,呈现出原始的暗流,欲望随之而生。想起《红高梁》里的交欢,在野蛮而温柔的大地之上,且行且珍惜,没有意外的邂逅,更没有电影里的赤身裸体,热爱需要坦荡的告白,而爱情也不外乎是肉体的渲泄,到处播种的人们才有恰到好处的收获。出卖劳力是最廉价的交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在地里治理一切,植物、动物,还有自己的同胞。有来自上帝的福音,传遍了这片土地,信仰使他们的动机变得单纯。

我也想纯洁的看待这一切,包括那风、那云、那海,还有那个幻想的情人。我的肉体里包裹着我的自私和贪婪。我企图将自己交给命运,交给一个可以掌管我的生命的“神”。以其交给一个男人,和他过着普通人的生活,生儿育女,成为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人,我宁愿选择枯萎,成为土地的化肥!有生之年不要欺骗自己,多余的欲望便是邪恶。我想做一个能驾御邪恶的正直人!

香港长洲岛

怀念山和海那端

美食,人文,风景如画

悠闲自在,舒适的天气

阳光,海滩,美人,月亮,星星

都在这个美丽的海岛上

静静的等我们到来

如此温暖的长洲岛

离开又怎能不怀念?

乔布斯:不做墓地里的富人

据国外媒体报道,就在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辞世一周年之际,美国著名的科技博客Businessinsider发表文章,收录了乔布斯生前说过的最令人难忘的13句经典妙语。

 

Steve Jobs

1、有关计算机
“计算机执行的是非常简单的指令——‘去取一个数字,然后再把它添加到眼前的这个数字上,接下来再把结果放在那儿,看看新的结果是否比其它的数字更大。’但是,执行速度达到了每秒100万次。如果按照每秒100万次的速度执行,那么最出现的结果将会非常神奇。”
——此句妙语原载于1985年2月1日的《花花公子(Playboy)》杂志。

2、有关设计
“按照受众群体来设计产品,将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在很多时候,人们并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而是需要你将产品展示给他们看。
——此句妙语原载于1998年5月25日的《商业周刊》。

3、最好的销售线?
“你想花费你的余生来销售糖水?还是想要拥有一个可以改变世界的机会?”(乔布斯用这句话来吸引约翰·苏利(John Sculley)担任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

4、有关人格
“我是唯一一个我所知道在一年中的亏损高达2.5亿美元的人……这对于塑造人格是一件很好的事。”

5、有关好的设计
“这一直是我的座右铭——关注和简单。要想做到简单,可能比变得复杂更加艰难:你必须花费大量的精力让你的思维变得清净和,从而让思维变得简单,但是,最终还是值得这样做,因为一旦你达到了这样的境界,你就可以获得强大的力量,甚至可以撼动高山。”
——此句妙语原载于1998年5月25日的《商业周刊》。

6、有关自己的未来
“成为墓地里最富有的人对我没有什么意义……真正对我有意义的事是——晚上上床睡觉时说一句‘我们已经做了一些非常棒的事’。”
——此句妙语原载于1993年5月25日的《华尔街日报》。

7、有关他在苹果的角色
“这不是一个人的演出,真正让这家公司重新充满活力主要源自于两件事:第一,这个公司拥有很多极具才华的天才人物,外界宣称他们是多年来的失败者,他们听到了这样的声音,他们中的一些人几乎就要相信就是失败者,但事实上,他们并不是失败者。他们所不具备的是良好的导师,好的规划和好的高级管理团队。但这一切他们现在都拥有了。”
——此句妙语原载于1998年5月25日的《商业周刊》。

8、为你的产品感到自豪
《花花公子》:“你是在说那些制造PCjr的人没有因为他们的产品而感到自豪?”
乔布斯:“如果他们没有自豪感,那么就不会制造出PCjr了。”
——此句妙语原载于1985年2月1日的《花花公子》杂志。

9、他总会回来的
“我一直与苹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综观我的一生,我希望能够看到我与苹果相互交融在一起,就像是一块棉布,里面既有我的生命线,也有苹果的线。或许在几年之后,我就不在苹果了,但我想我总会回来的。”
——此句妙语原载于1985年2月1日的《花花公子》杂志。

10、相信未来
“你们在展示未来的时候,不可能将这些片断串连起来;你们只能在回顾过去的时候将这些点滴连接在一起,因此你必须相信这些片断将来有一天会被连接起来。你们必须要相信一些事物——你们的勇气、尊严、生命、因缘以及其它的一切。这种方式从来没有让挫伤我,倒是让我的生命变得完全的与众不同。 ”
——乔布斯2005年6月在斯坦福大学演讲中的妙语。

11、有关职业生涯
“你们的工作将会占据你生活的很大一部分,你们真正感到满足的唯一方式就是要相信自己所从事的一切实际上是非常伟大的工作。做伟大工作的唯一方式就是要喜欢你所做的一切。如果你们目前还没有找到这样的工作,那么就继续找下去,不要停下来。而是要全身心地去找,当你找到的时候你就会明白其中的一切。就像是所有伟大的关系那样,这样的关系只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越来越好。因此,人欠应当继续找下去,切忌停下。”
——乔布斯2005年6月在斯坦福大学演讲中的妙语。

12、关于死亡的重要性
“没有人愿意死亡,即使人们想进入天堂也不会因此而愿意去死。但是,死亡是我们每个人都将面临的共同终点。没有人能够逃脱这样的命运,这也应当是人生的最终归属,因为死亡就像是人生中最好的一个发明,也是生命的一种变更而已。死亡清除了旧有的东西,从而给新生事物让出了道路。如今,你们是新一代的人,但是,或许就在不久的将来的某一天,你们将会逐渐的变成旧的东西,而且将因此被最终清除。很抱歉,如此具有戏剧性,但这是真实的情况。”
——乔布斯2005年6月在斯坦福大学演讲中的妙语。

13、切忌守株待兔
“我认为,如果你做些事情的话,那么就会有很好的结果,因此你们应当去做一些其它的美好事情,而不是长期盘踞在一个地方,或者是长期的从事某一件事。努力寻找下一个目标,不要守株待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