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能·水晶苹果灯

Solar Energy · Crystal Apple Lamp

Designer:Teresa&Kedip

©www.dengzhina.com

©www.dengzhina.com

设计说明:水晶灯一般让人联想到华丽与梦幻,该设计是为了使它在原有的基础上变得更精致、灵敏、富有生气。该水晶苹果灯是利用隐藏在瓶底的太阳能设置将光能转换成电力,并由重力控制开关,从而让人们与使用产品时产生娱乐及趣味性。白天通过吸取阳光储电,夜晚使苹果水晶灯亮光;不仅作为家居中装饰物,还是环保节能的时尚产品。

功能说明:可根据不同个人颜色及对灯光的明暗喜好作设置调整。

厦门,厦门

第二次来到厦门,熟悉的感觉让我有点意外,像回到了自己的故乡。

几年前来第一次来厦门,紫月带我尝试了这里的特色美食,那是我与紫月认识快十年第一次见面,之后我们还一起去了巴厘岛,香港旅行,转眼三年过去了,我特意再到厦门来看看好朋友和她的小宝贝。这份友谊很纯粹,也很美好,让人感觉是一辈子的事。

当年我住在鼓浪屿的画廊旅馆,我带了一幅自己画紫月的肖像画,作为我们第一次见面的礼物。她在我心中是一个贤惠的女人形象,相夫教子,把家打理得头头是道,有时我觉得有这样的女人才是“家”的中心,才是男人的港湾。而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漂泊无归期的游客。我身无挂念,自由自在,我不希望承载任何负担和思虑在路上,独自一人也可以过得逍遥自在,只要有书和背包,只要在一个安静、接地气的环境,我就感到满足,天涯何处不是家,是我对“家”的定义。

在公车上,抬头看到一群鸽子在天空飞过,看到广阔的田野、山海,我的心无比平静和知足。

到达厦门,我来到这次要住的青年旅馆附近,去逛了猫博览馆街,一路有很多小食店,由于昨天吃得太饱,没什么食欲,经过摆地摊的蔬果档,我买了四个西红柿,4元一斤(4.6元),晚上我当水果吃完了,要是平时我一个也不吃的。

厦门国际青年旅舍给我印象很好,环境优雅,舒适。老板是一位爱旅行的女性,所以旅舍的布局设施也让旅客感到亲切,细心到位。出外旅行,露营之外我就喜欢住民宿或青年旅舍,因为这些是背包客的热爱之选,不为什么,接近自然,亲近和你一样的人群,自然是最好不过的选择了。入住后,我坐在青旅的会客厅看书,有一个女孩和男孩,他们在聊天,几小时了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只好戴着耳机,边听音乐边看书,晚上快11点时,来了个男生坐在我旁边,因为他的手机要充电才坐过来,我没有抬头看他的样子,他在翻自己的书,看手机,我们各人做着各自的事情,互不打扰,有时候你愿意也可以像那男女生一样,跟别人开聊,很多时候,我喜欢沉默,静静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哪怕是看一个晚上的书,或一直发呆。

记得有人说过:“时间是用来流浪的,生命是用来遗忘的,身体是用来相爱的,灵魂是用来歌唱的。”在陌生的环境里,一下子适应下来,也是一种能力。我的世界里,只有独自与灵魂对话,恰恰是这种安于现状的幸福令我勇敢无畏。不问过去,将来,过好现在的每一刻,也是很重要的。

青旅有洗衣机,要投硬那种。在香港大屿山的青旅,我曾用过一次,投入8个一块钱硬币就可以自动洗衣服了。我决定把衣服洗了,因为手洗的话明天退房前掠不干的,而且我不喜欢带背着脏衣服到处走,还会在厦门住上两天呢。出行住过帐蓬、青旅的单间,床位,星级酒店,很多时,我有点洁癖,对被单那些亲肤的布料及环境存在卫生不信任感,因为常常会闻到一股消毒剂的气味,或者是与皮肤接触时,那种硬碍感让我生疏,但是厦门青年旅舍的被单给我感觉很干净,可以放心的使用……

“流浪的感觉,就是好奇,喜悦与恐惧、哀伤之间的情绪”、“行走是流浪的起点”、“旅行是种子的信仰”这些是我在书中的摘录。“流浪”这个词象一颗种子,埋藏在我心里许多年,我的血液里流淌着像一个吉普赛人的野性和特质,我可以幻想在路上成为自己的王。

于是,我抱着臆想中的那匹白马,在梦中又一次起程。

第二天中午12:00前,我把房退了。将背包寄存,只带一套更换的衣服,晚上我会和紫月、她的孩子住在鼓浪屿岛上的酒店。我继续在青旅的悠闲室看书,“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而对自己的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读到郭子鹰的书《最好的时光在路上》这段话,恰如其时的表达了这时的情境。1:30我离开旅舍,去了厦门新街堂教堂,参加周日的主日崇拜。life is  journey,not a destination.(生活是一场旅行,而不是目的地。)每次行走,会令我的心沉淀下来,似乎在经历一次梳洗,去除心灵上的多余的尘埃,变得清晰起来,不再那么计较与自己较劲了,放下了一些重担和无必要的担心。

我懂得用欣赏和平静的眼光看待一切。哪怕只是细微的事物。我有时需要独处和思考,要正视自己的问题,需要用一种宽容和正义审视,面对内心的小惶恐,我得向自己发问:你害怕的,正是你要面对的,你逃避的,正是你要勇敢的,拥抱自己,温柔的对待自己吧!

傍晚约定的时间,紫月和孩子来到码头,我们一起坐船去鼓浪屿。三年前,溢溢才四岁,当我问他还记不记得我时,他说记得,还记得我们去过巴厘岛,我心里真的特别高兴。要是我,四五岁时应该不太长记性啊。

紫月说这两年很忙,所有时间都在照顾两个孩子,自己的时间变得很有限,很奢侈。但我看她还是那么贤能(贤惠的女子是美德,贤能的女子是能干)。我们入住的酒店是别墅型的海洋房间,孩子很喜欢,当晚下起了大雨,我睡眠不深,因为孩子会翻被,紫月和我各照顾一个。我才体会到为人母亲的不容易,而作为母亲的紫月或更多女性朋友,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照料她们的孩子和家庭,所以说女人是伟大的。“母亲”这个词对我来说,只是一种称谓,我没有体会过,我对我的母亲也有一种亲近又陌生的情怀(因为从小我就不是我母亲一手带大的,我是由婆婆,亲人带大的)。此处,不想说太多。

第三天起来还是有雨。我们在岛上随便走走,去了海洋世界,还观看了海狮表演。虽然感觉残忍,但于城市的人们来说,这也许是唯一可以接触动物的途径了。无论是圈养或野外的动物,我们对它们的了解还是很有限,包括我们人对人的了解也不过如此。神造的这个世界,奥妙无穷,无法言尽不是么。

有时候,我觉得过一下另外一种生活也是蛮好的。比如和孩子们一起。你也会变得像孩子一样简单,好奇,和天真又邪恶。也许我是一种比较复杂的人,从孩时便如此。三字经里说“人之初,性本善”,而我却不认同,就算是小孩,他/她也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邪恶性(比如嫉妒、说谎…),这就是《圣经》里说到的“人的罪性”问题,对此,我深信不已,只要你认真的思考一下,这个并非谬论。

平淡的日子一天过完后,感觉这个世界再也不那么可爱。所以,常常渴望与这种的日子保持距离,保持清醒。偶尔回归到这个点上,只是为了看到自己并无异化。大同的社会,整齐有序的生活,是被认可的规律常态,但总有一些出格的人,做出异于常人的举动。当我无法像“正常人”那样生活的时候,忠于自己也并没什么不好啊?!

在来的动车上,我看了村上春树的书《兰格泽斯的午后》:“所谓人生,或许只不过是钟表增加的过程罢了,我忽然这么想。”,翻完整本书,我觉得自己毫无收获,象在空气中呼吸了空气一样。原来他的作品也是如此无趣,适合无聊、忧郁、无所事事的人阅读吗?他甚至把这几样东西写成有温度的,把别人弃之为垃圾的东西变成有微弱心跳的文字。原来这些生命不可用的东西(情愫)也可以如此被他收拾、整理成闪烁的小火苗。享利·米勒说“目的地,永远不会是一个地点,而是一个新的视角”。想想也是,换种角度看事物,凡事皆有可能。

满足于简单和直白。我的确越来越不喜欢修饰的词语和句子了,过于修饰即掩饰。有时候修饰是考验一种功力,而这种功力,仅仅是一种堆砌。但凡化繁为简的、一针见血的思想,都是繁琐中提炼的精华。为什么我们总是需要那么多修饰?文字如此,衣着如此,美颜如此,——因为我们每个人都通过复杂的修饰来掩饰真实的自己!真实的情感和思想通过修饰可以让人产生错觉。也许是这样,也许是那样。然后,我们迷惑了别人的同时也迷失了自己!不被看穿,像变色龙一样隐藏自己,在层层叠叠的混合物质中,需要找到那么一两样锋芒的武器——放大镜和过滤器!?

也许不全然是对的,如果没有对生命的沉吟,这个世界就失去诗意,没有修饰,这个世界就淡然无味,没有想像,这个世界将失去魅力,是我们每个人自己定义这个世界的繁复或简单。于是乎,无论哪种生活,都要自安其心,安心就好。耶稣说:“凡去寻找自己生命的人必将失去它。”

所以此行,怎么就变得如此耐人寻味呢?记忆是每个人最好的藏品,珍贵而独特。我就是喜欢厦门,所以话就多了而已。

 

开平雕楼,穿越时光追溯平淡

“把歌声还给夜晚 
把道路还给尽头
把果实还给种子 
把飞翔还给天空
剩下的让它们美好 
从容地埋藏得更深
……”

第一次来到开平赤坎。步行中,举目看去,那一百三十年的历史建筑就在沉寂中复现。难免有一丝触动。
 
剥落的外墙在饱经沧桑的洗礼下,多了一份人文关怀。想起余秋雨的《文化苦旅》,一直以为无论穷游或苦旅,行走的意义在于发现心灵缺失的部分,可能是自己心爱或心痛的情感,甚至连本人也不知道是什么……
 
途经一家收藏店,老板95年始红藏,问他为什么钟情这些,以及馆内最值钱是哪件?他说因为自己经历过那个时代,有种情怀…;最值钱的已经被人买走收藏。历史一去不复返,唯有记忆最载人。
 
肉体是带着享受或受苦而旅行的,灵魂却可以批判、审视、或者认可自己所作所为。
 
常常我们肉身里有着两种对抗的声音在碰撞:带我走!留下我!穿越时光去追溯岁月的风骨,我们即使什么都不做,都听到有一种声音从内心发出,老去的是时间的孩子,而我们此刻正当盛年。
 
当我们换个视角来观察这个世界,世界莫名的变大。很多人,却一直只凝视着自己的世界,以为世界就这么大了。旅途中最容易感动就是自己。陌生的触动令身体有了一份新鲜感。新鲜的活着,而不是日复一复的重复生活的模样。于是,追寻一定轨迹的旅程变得遥不可及或者垂手可得。
 
美好的东西都是免费的。我们习以为常的消费着这个世界时,也被这个世界消费了。物质或精神,都变成一种交换。人们仿佛忘记了,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都是免费的,为我们而存在的……
 
站在街道的一角,抬头望着一栋栋残旧的古建筑,一股发霉气息在空气荡漾……,一种新鲜在覆盖我的感官——历史并没有概念,没有终点,生命只是一直在延续它的周期,也许邂逅很多眼神,聆听很多话语,拥抱很多人,在冲动的驱使下,我们原始的欲望得到满足,快慰!快慰哉!淋浴着满足的表情,微微一笑,仿佛拥有了全世界。
 
从窗外看去,从桥上看去,从高处看去——我这个在等待什么的人,成为一道风景里的摆物。很多人认为我们过着一种被摆布的生活,很少人承认摆布自己的人正是他自己的灵魂。
 
曾经辉煌的,都会落幕,曾经黯淡的,都会闪亮。没有生活是一成不变,有的话,一定是死心塌地的认命!

古城西安:历史中刻画记忆

现在是晚上10:30,火车已关灯,我坐在离灯最近的位置写东西。

外面一片黑暗,黑得象深渊,火车轰轰隆隆的声音覆盖了自己的声音,不知此刻自己所思所想: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倍感陌生——仿佛很久没有真正的快乐过了,一直都在装着坚强,装着若无其事,没有倾诉和分享的欲望,听着别人说,看着别人做,无动于衷。

我看到自己内心僵硬的部分,和感官失调的灵魂,以前敏感是一种天性的触觉,现在“她”已渐渐失去这种能力,越来越陌生,越来越微弱,象一块坚硬的石头,包裹着柔软的棉花似的尊严,没有人能抵达这样的人的内在吧。

放弃这种自由奔放的开启,不信任,怀疑和恐惧,大于爱、宽恕和坚定的时候,让孤僻的人变得一无所有,不值一提,我的失败是我的“无知”造成,偏偏装得有智慧和有知识,自欺欺人。承认吧,这一切的苦楚、以及麻木的行走,并不能带给我脱胎换骨的改变,求神帮助我,让我重新认识自己,想起《圣经》里的一句话:“我什么时候软弱,就什么时候刚强。”我知道我需要上帝的帮助。

凌晨的车厢安静,只有呼噜声和火车运行的声响,机械的磨擦仿佛在惊动地址的小精灵,“让路,留出一条通往目的地的道路。”

月光清淡,我抬头看着它的微弱,黑暗似乎要吞没它,星光尽失的夜晚,只有火车带着怀揣心事的人上路。或者欢愉,或者忐忑,或者狡猾如隐藏的杀手,每个人,都是一具陶瓷工艺品,你看不透他(她)的内心,严紧得彼此无法透晰,所以黑暗成了最好的保护色,看似漫长的路程,我们都在消化自己,被世俗的事物腐浊灵魂,可能戴着假面具,又可能没有心,我省察到自己的异样,惶恐地躲避,我仿佛听到一个声音强烈地斥诉 ,然后又什么都听不到了……

空虚、空洞,象时间也无法摧毁的敌人来到面前,不堪一击,内心挣扎地寻求上帝的帮助,祂说:“我已胜过世界”,我突然豁然开朗,这个声音比之前的有震慑力,恐惧落荒而逃,我知道,我又一次战胜了未知的恐惧感,主与我同在,祂亮出了武器,保护了我的心脏,这刻,我的心平静下来,我再一次感谢主!没有你,我什么也不是,没有你,我是谁?哈利路亚!阿们!

 

是这样的,摆弄历史的人,总是与时间过不去。象一件被陈列在博物馆的物品,泥土、铜、或者染色的纺布,曝露是迟早问题。这个时代把过去奉若神明,碾过马车的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每一个空前盛世都有遗留的残缺;神舟飞船已载着人类的欲望升空,向月球致敬,向宇宙出发。

就这样,自言自语到天明。坐在崛起的楼宇 中的一个角落里,等待时间的审判。

时隔四年,再一次坐长途绿皮火车,广州-西安,全程1594公里,28小时。一直认为坐火车是浪漫而悠闲的旅行,也是最接近地气和人间的游走祖国大好河山的方式。希望以后有机会背包游走中国及全世界。 此生无憾。

西安的食物,我觉得一般吧。今天途经唐高宗李治与武则天的乾陵,没去看。唯一印象深刻的是在一家小店吃了一盘豆芽拌面筋鲜美,老板泡的茶是泾阳茯砖茶,于是我们特意去回民街买茶带走。

火车上,在我同车厢的一个一岁多的孩子见到什么都想抓来吃,他喜欢笑,喜欢叫,但他听不见,他爸爸给他戴上助听器,老是说:你的耳朵掉了,你的耳朵又掉了(助听器挂不紧)。不完美的孩子,父母付出更多心力,但愿孩子长大,能够理解父母的艰辛,懂得感恩。在火车上,仿佛看到时间变慢,它洒下的痕迹,穿行其间,我不关心自己身在何处,秦始皇怕死,寻求长生不老药,结果死于非命,人与人之间,只是皮襄不同,终归尘土。

1026

坐在一个公园的椅子上,披肩搭在腿上,听着“BEYOND”的歌,喝着凉了的即溶咖啡,读着《美卿,一个中国女子的创业奇迹》,心情平静,尽管身上仍感到冷,北方的温度令我这个从夏天而来的南方人一时还不适应过来,我学会了接受,接纳一切困境,即使此刻,我只身一人在异乡,从容不迫。

“每当她遇到困难的时候,她不仅不会烦恼,反倒会很欣喜,她清楚这显然意味着一次新的成功,等她解决掉面前的困难之后,就会得到一个回报,如同登上高山之后的痛快,蹚过大河之后的喜悦。”书中这段话让我想起《圣经》里的经文:“在指望中要喜乐,在患难中要忍耐,祷告要恒切。”(罗马书12:10)我相信这一切的考验都会令我有成长的帮助,告诫自己不要着眼现在的困境,相信主,祂会带领我走出这片迷茫的沼泽。

绵绵的冷雨沥沥下着,沉淀下来的心情,象雨落入尘土里,然后被蒸发。我觉得剩下只是耐心等待的问题了。一位一手撑着雨伞,一手撑着捌杖的老太太在我面前慢吞吞的走过。我们似乎眼光有相遇的一瞬间,透过彼此的眼镜片,似乎将疑问和关心都收敛起来,都是彼此的路人,至亲和至爱也会相继淡忘,人世间的事都有期限,不应该在乎太多,顺其运转的轨迹,朝着各自努力的方向,一直走下去。不要回头,不要怀疑,只有相信自己,在抵达目的地之前,不要奢望他人的理解或支持。不能依赖任何人,必须相信自己,路是自己的,没有人能为谁走到终点,陪伴的人也许会出现,但是,学会忍耐,忍受孤独,信靠主,向着标杆跑吧!不要怕,无论去往哪里,主同在!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