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瓦赫里,天空

flight 

flight1

2017.07.12 第二次飞行

 

她眼睛里饱含云的国度
被时间一点点漂白过的成熟
天真烂漫。启齿之前
听见寂静已退化到黑暗边缘
又或者到达黎明的顶端
浮在湖泊中的莲花楚楚动人
与此无关,有一种出生被注定
她要用瞳孔欣赏海洋和平原,阅读世上的爱与恨

                                                ——题记

夜晚,扎营在机场的草坪上
夜,显得很安谧
只有一些小虫子、小动物发出声响
月光皎洁,天空挂着闪闪繁星
特别干净,风很轻柔
甚至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她的心感到一股久违的舒适
被放牧回归乡野的孩子
并与五台小飞机同眠
内心有一种傲骄,也有一种放肆
她不再是城市里囚禁已久的笼中鸟
这里满足她对自由和飞行的渴望

带着微笑入睡。次日早晨6点醒来
太阳迫不及待的出来相会
当他们来到机场的跑道
飞行员已结束早上的训练
轮到他们飞上天空了
在跑道上滑行200米,上腾、爬升
很快就在云层中飞行。风很斯文
轻轻越过他们的肩膀
前面一大片、大片的云朵
仿如众天使围绕
喜悦,由于风、因为云
天上平原,一群群白绵羊
在静静的散步,仿佛
他们是天上羊群的主人

看下仪表盘,120米也不是很高的高度
三角翼滑翔机平稳的架在云层与气流之上
更象雨燕的速度和灵巧
她难以想像人类的智慧,如何
承载着数千年人类飞翔的梦想
在时间旅行中以这种方式
变成现实,即便是了解的知识
也不能解释,这美妙的感觉:
腾云、驾雾,陆地出现在下方
稻田、山丘、江河、楼宇、村庄都被收于眼底
攀爬上海拔数千米的山峰,视野还是有限
但飞行在数百米的云端
有海市蜃楼的效果
为了躲开云雾,采取S型回旋下降
回到地面往上看时,看天空平淡无奇
与天上的景色完全不同,感谢这一切的偶遇
她轻轻的说:“克瓦赫里(再见),天空”

 

注:柏瑞尔·马卡姆 《夜航西飞》,第二十章 克瓦赫里的意思是,(斯瓦希里语)再见!

回顾第一次飞行:如鹰展翅上腾

我思故我写

关于写作的个人看法:

一、写作是私人的事情。(必须不断完善自己的知识临界面,必须承受得住孤寂、空仓期、不断否定和批判自己、还有以N年为一个进阶的归零!)
二、写作水平因人而议,但作品一定是有缺陷的,即使是著名的作家也不可能完美。
三、读书、思考的时间必须是写作双倍以上。慎密的思维会令写作有架构,但知识是为心灵服务。
四、必须有一颗纯粹、谦卑、批判的心。
五、写作只是挖掘和审视自己。除此之外,一切目的都是欲望。
六、好的作品自然吸引读者,而不是找读者,找“知音”这是小学生水平作者做的事。
七、如果你没有创作天份、没有想像力、没有激情,没有把写作当成一种使命。你永远只能平庸地码字。请别抱幻想写作会带给你会成功或成名。

达·芬奇说:“艺术教会人观看”,我相信,出色的作者一定有过人之处,但达到这些“标准”的人凤角麟毛,这也是作家平庸与伟大的差距吧。粗见!

愿我能用写作,思考人生。荣耀上帝!

温柔的人有福了

cat

谢谢朋友的画:Ken.Sang(日本)

 

但要远避世俗的虚谈。因为这等人必进到更不敬虔的地步。
                     ——《圣经》提摩太后书:第2章,第16节

他们曾对你们说过,末世必有好讥诮的人随从自己不敬虔的私欲而行。
                     ——《圣经》犹大书:第1章,第18节

 

    想想如果你说出来的是废话,不如不说好。

    很多人在与别人交流时都只顾着自己的感受,很少从对方的角度去考虑:他(她)喜欢听这个话题吗?他(她)会同意我这样说吗?这样说会不会造成他(她)压力?我要不要先征求一下他(她)的意见再说下去?等等……

    谈话之前,貌似多余的思索,却是很重要。这是有关对话的心理应变及应用技巧;黄大钊在著作《观色 观行 观心》中谈到在商业人际关系沟通上,与客户交谈时,抓住核心,捕捉对方的兴趣所在,还要把握客户喜欢听什么,什么时候听够了。

谈话是一种极有学问和技艺。日常生活中,我们对任何人也应该如此,首先是自我省察的态度过关。假如你没有准备好或话语的文化底蕴不足时,建议你还是慎重思考或酝酿一下自己将要说的东西,不要轻易说出没有重心的话,尤其是要与人交心、做生意的时候。很多人忽略谈话的内容的重要性,认为交流就是随时随地、随声附和,随个人意愿,不顾后果,甚至不顾别人的感受,一心只想表现或表达自己的意欲,久而久之,这种随意会导致他们的语言失去魅力和光芒;这样,不仅带给别人不好的印象,而且还会造成自我认识与情感日渐粗糙。

    “你们各人要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雅1:19)。话语应该是有力量、有分寸、适时及时、并含有对方优先的谦让的温和、优雅;不要随便、不经思考就说你想说的话,不经大脑的话,那根本就是废话;甚至“出言不慎如利箭伤人”。没有人愿意认真对待废话,除非他/她听不出来;所以,你也别抱怨他人没有认真聆听和回答。

    做好自己,考虑别人;特别注意一下说话前后,你有没有将个人的思想强加在别人的话语上,避免形成“反客为主”的现象。现今社会是趋向和崇拜精英的年代,有时候一句话,可能是你的无心之失,但是足以反映出你内在的弱点和缺乏。

    “柔和的回答使烈怒消退,暴戾的话激动怒气。”(箴15∶1)准确的用语,良好的心态,认真的态度,谦虚的等待(他人的回答),是一个人具有说话艺术品德的表现。作为基督徒,更应该“只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 存着无亏的良心,叫你们在何事上被毁谤,就在何事上可以叫那诬赖你们在基督里有好品行的人自觉羞愧。”(彼得前书 3:15-16)

说话是一种艺术,反映一个人素养和品行;话语一旦出口,即暴露你的身份、价值、以及内涵。所以《圣经》一再教导我们:“多言多语难免有过; 禁止嘴唇是有智慧。”(箴言 10:19)

愿我们随时都有一颗安静、温柔、省察和谦卑的心,活出一个基督徒应有的样式。阿们!

荆棘丛中的“魔法”女诗人

atraer

“致力纯正汉诗的探索和写作”——盘予在《光。产卵》书上的如是说,这句看似平淡的介绍令我陷入了沉思,很少人如此真诚和坦率的表达自己写作(写诗)的目的。我读过不少诗,写过不少诗,差不多十年间,由狂热逐渐变成冷静,在遍地开花的诗歌界,我很少关注诗人写的诗了,缺少新鲜血液和纯正的使命,诗歌也沦落为一种文化交际手段,失真与失语的诗歌,也逐渐脱离人们的视线,只有“诗人们”仍然津津乐道的孤芳自赏。

盘予这本诗集由集资到出版,她只是轻描淡写的提过。我甚至都不知晓。直到前段时间,发现她的诗集一捆捆的放在车上,我才意识到,她完成了由“孕育”到“分娩”的作品,竟然花了将近五年时间,出版的所有事情她都亲力亲为,这一点上,令我肃然起敬。只有你对作品表示充分的尊重时,它们才能有尊严地呈现在人们面前。

她的诗集我平时在网上断续的读过一些章节。说真的,她的诗我懂,但又不懂。每一个分行、或每一个用词,都有她独特的语境和赋予的生命力和创造力,所以,每次要走进她的诗歌里,我都要挑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刻,放下杂念,用一颗真诚的心,来到她的内在世界,有时好像走进一个迷宫,久久不能抽身出来,没有一定的文字功底,还真的读不懂她的诗,我就挺好奇,这样一位女诗人,有着对文字的研究和探索到底已经到了怎样的程度?到底是什么力量推动她不停的创作?带着种种疑惑,我读了她更多的诗,进入一个新鲜又冒险的“世界”里寻找答案……。

或许有人花一辈子,却无法达到自修和满足的状态,因为缺乏深度的自省。从盘予的诗中,我读到作为一个有着高度自律的诗人的自省过程,她追求纯洁的语感和纯正的汉诗布局,有创作的激情,又有像会变魔法的女巫般的自如,文字和想像力都是她的工具,这种无限放牧的博学,让人浮想连遍,读懂与读不懂并不重要了,重要是你可以从她的诗中,发现自己是个无法介入的参与者,你开始生成自己的意象,并获得精神的营养和洗礼,真正的觉悟不是诗人给你的,而是你从她那里得到象宝藏一样珍贵的思考。她把沉睡的、亘古的文字,变成她想要的模样列出矩阵,让文字重新活现起来,有自由意志的呼吸,在读者与诗人之间阐述,不是寻求语感、心灵上的共鸣这么肤浅罢,而是开启自我修复和治愈的模式,这就是她的诗歌最大的魔力所在。

读过《圣经》的人都知道,要结出果子来才能彰显一个人的重生:“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 温柔、节制。”我在盘予的诗歌里,也在寻找果子(光明所产下的卵,即诗者的生命觉悟元素),在这个充满荆棘的社会里,每个人都在寻找一块好土撒种的同时,必须实现自我修行,侧目一看,镜子里的自己到底是多了一份沧桑还是恬静,她已把这个权利交给了你——读者。

 

南方都市报:荆棘丛中的魔法女诗人  (2017年06月25日  版次:RB08)

必见辽阔之地

65

时间过得特别的快,好像是数着日子过生活,却不知忙乎所以。据说一场旅行,能改变心灵停顿的枯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能。

然而。在众多的旅行上,生命的觉悟仍然迟疑,慌张,甚至不安;人一直在寻找心灵的平静,未免过于肤浅,平静的心情,基于平淡的生活之中显得枯燥无味,内心的平静,仿佛承受大风大浪劫后余生的幸运。再怎么说,视野变广阔,也不能改变人心灵上的缺失,人还是会一再地贪婪、贪恋世俗的一切,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有的人,活在自己张扬的个性中,疯狂的、不留余地的,赤裸的,仿佛要告诉全世界,这是他/她的符号,行为艺术;技两和内涵都是手段之一,可是,为什么,看上去还是那么的那么虚空?

“我见日光之下所做的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圣经》传道书1章14节)所以,各种游戏是人生存的法则和定义与世界协调的研创方法论。我们所见的一切,无论是过去的,现在的,或者将来要预见的,都是日复一复,不断重复着的游戏。人算什么呢?在这个寄居的地球上,人,到底算什么呢?

由无知到无边界的未知,各个领域,各种知识,淹没和侵占我们的头脑。愚拙与智慧并存,恐惧与勇敢并肩,哪一种先占据你的头脑风暴,你就成为哪种人而已,没有绝对完美的人,没有绝对的博学之才,大部分人都如此平庸,甚至平庸至死。

 继续挖掘。发现更多未知之事。保持好奇心,保持热情,是惟一活着的脉动。思维可以自由运转,甚至过于放纵,自作聪明的人也太多了,反而变成自我愚弄。看着别人的笑话,等于给自己一个警惕。说到底,我们缺乏经验和准确性,时常自我麻醉和自欺欺人,是什么原因令人陷入这种状态?“因为,随从肉体的人体贴肉体的事;随从圣灵的人体贴圣灵的事。 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 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上帝为仇;因为不服上帝的律法,也是不能服,而且属肉体的人不能得上帝的喜欢。 如果上帝的灵住在你们心里,你们就不属肉体,乃属圣灵了。人若没有基督的灵,就不是属基督的。 基督若在你们心里,身体就因罪而死,心灵却因义而活。”(罗马书8章5-10节)

当一个人开始依赖别人或物件、药物的时候,说明他/她对自己失去了某种自控的能力。当然,这也是人的习性。人无法自我满足。纵使有一时间段时是可能在满足的状态里,但这种状态很快就会消失,自然又需要更多的东西来填充内心的虚空。这种虚空感小的时候人还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来麻醉或救治自己,但当它变得越来越大的时候,人就会被这种陌生的虚空感吞噬。

当你开始在意时间的走向,看着它流逝,那消失的一分一秒在他/她的人生里,不再复现的那种微妙的关系中,人与时间是对立的,拉扯的、或者假想为敌的,正所谓时间就是生命,看着生命的鲜活一点一点的从自己的光景中,不可控地消失,就像青春跨入年老的维度,挑畔了那根敏感的神经。既然如此,只要能视而不见就可以摆脱这种恐惧了吧,——未必如此;它终会有一天,像死神一样准时,毫无误差的来到你身旁,告诉你:时间到了,跟我走,往天国还是地狱?

以其那时惶恐的、颤抖的不得不接受的离开,不如,正视死亡的问题吧!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例外的,没有人可以脱离死亡的摆布。上帝应许的事,没有一个人可以反抗,在几千年前的《圣经》里已记载过了——关于死亡问题:1.死亡的起因  “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罗马书6章23节)2.死亡的扩张  “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马书5章12节)3.死亡的掌权  “然而从亚当到摩西,死就作了王,……”(罗马书5章14节)4.死亡的普及  “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哥林多前书15章22节)5.死亡的命定  “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希伯来书9章27节)6.死亡的盼望“上帝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复永生。”(约翰福音3章16节)。

 “你的眼必见王的荣美,必见辽阔之地。”(以赛亚书‬33章17节)除了仰望上帝以外,我们做什么都是徒然。‬ ‭如果你认识这位上帝,祂叫耶和华,那么,你的生命将会完全改变,死亡也只是暂时的捆绑而已。

 因为启示祂给我们:“凡事都有定期, 天下万务都有定时。 生有时,死有时; 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 杀戮有时,医治有时; 拆毁有时,建造有时; 哭有时,笑有时; 哀恸有时,跳舞有时; 抛掷石头有时,堆聚石头有时; 怀抱有时,不怀抱有时; 寻找有时,失落有时; 保守有时,舍弃有时; 撕裂有时,缝补有时; 静默有时,言语有时; 喜爱有时,恨恶有时; 争战有时,和好有时。 这样看来 ,做事的人在他的劳碌上有什么益处呢? 我见上帝叫世人劳苦,使他们在其中受经练。 上帝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 安置在世人心里。然而上帝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 我知道世人,莫强如终身喜乐行善; 并且人人吃喝,在他一切劳碌中享福,这也是上帝的恩赐。 我知道上帝一切所做的都必永存;无所增添,无所减少。上帝这样行,是要人在他面前存敬畏的心。 现今的事早先就有了,将来的事早已也有了,并且上帝使已过的事重新再来 。”(传道书3章1-15节)

愿我们都被上帝的慈爱和怜悯充满,哈利路亚!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