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的雨

对家的淡泊,似乎成了一种寄托
寄托给风
给云
还有远方,
我这个异乡的寄居者
以旁观者的眼光
看见他者的世界里
偶尔有我的影子
我从未留下痕迹
像风,像云
像远去了的你

十一月的雨
降落在我的肩膀
“流泪撒种的,
必欢呼收割。”
我的心有多么的苦楚
就有多么的欢乐
她的微笑
治愈了我的悲伤
我总是忍不住流泪
心底终究默言不语
不说,不闻,不问
在很长时间里
我习惯了与画相伴
与上帝独处
我要把自己完全
忘记

祂的光

由六月底开始,我就写灵修日记。不再是写文章,日记里有太多私人的情感可以完全向上帝敞开,没有任何人可以让我这么自由的畅说,也许习惯了隐藏自己的内心,保护好那仅有的一点诗意空间。

活得过于透彻,像个玻璃,心志也像个孩子,成年人的世界复杂多变,自私自利,单纯往往只会受伤,不代表不会痛苦,不代表幼稚,只是不想反击,只想沉默以对。人性的阴暗已见过太多,只向往光明,向往温暖,向往纯净。我可以向别人敞开自己,任人猜疑,我不向他人猜疑,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不说多一句话。

第四本日记写了过半。我仍然没有回头翻看的想法。也许若干年后打开,我会惊叹现在所写的东西,完全超出我的意想之外。因为我知道带领和感化我的是圣灵。我在寻求一种极其完美的安全,只有在上帝那里。我对人已经不抱有任何的期待和盼望,包括我自己,我交出真心相对,只求无亏欠于人,于神的一种生活形式。我的内心仍然要常常的省察,留心自己的意念。

这几年仿佛一晃就过去了。我似乎一颗树,向下扎根,向上生长,越来越向阳。崛壮成长。感谢上帝。在人看来,甚至我自己看来,我所经历的都是一种患难,但又有许多超出我所求所想的结果。我已经不太认识以前或现在的我。我只知道,生命有充实和充足的结出一些果子,沉甸甸的。

或许将来,我会感激,感恩我所经历的一切,也会由衷的喜乐欢呼。

现在,就让我平静如水,坦然无惧。如此就甚好。

似乎会爱了,也有了怜悯之心。远远的还不够。如今的我,仍然有许多生命的根源问题,需要被上帝破碎、修剪,重建。我已不再是我,我是基督的门徒,上帝的女儿,生命起起伏伏,我在坑坑洼洼中,爬起爬落,翻山越岭的艰辛,似乎有一种内心的期盼,辽阔之地在前方,天父张开双手亲自迎接我。我的心呐,即使看不见,听不到,也摸不着祂,这又何妨呢,我知道,我相信,终有一天,遇见祂。

 

五月的阳光

201805

在阳光底下思念阴郁的雨季
躲在人群中
仿佛不起眼的尘埃
翩翩起舞,自由自在
孤独,并非故事里主流背景
我只是习惯了这种寂静带来的从容
没有人能完全走入另一个人的内心
也没有人,可以拒绝爱的吸引
如阳光,照在你身体某处
谁会晓得谁爱上你那一瞬间的光明

浪子回头

Bosch

配图:博斯的名画《浪子回头》

耶罗尼米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1450-1516),出生于绘画世家,他是一位15至16世纪的多产的荷兰画家。

 

好些年前,我获得一个工作机会,给一位国外老板管理东莞子公司的差事,值几千万资产和业务的中小型工厂,专门生产中央空调酚醛泡沫。

里面有几个核心人员:一个老板的女婿、一个东莞政府派驻的厂长、一个老会计、一个在工厂工作超过十年的老员工(也是老板亲戚,老板以十年替他工作为回报,将其女儿送到国外读书),我当时在办公室与他们见面,感觉不妙,各人城俯很深,我分析后认为即使自己再努力也只能成为他们中间“老亲戚”的角色,做一位忠心的老员工,也意味着付出所有青春和牺牲自己的爱好兴趣、以及自己理想追求。

两天时间我把工厂的架构看懂了,老板是希望我成为他的线人,因为他与女婿不和,我工作就是要「监视」其动作,向其在香港的女儿汇报,我要么成为一个忠心的仆人,要么失去一份表面光鲜的工作。

我选择了后者,我沒有打招呼就离开那里(补发邮件说工作不合适),最主观的一个原因是:老板的女婿养了一条德国猎犬(市值10万左右),但是工厂的工人吃的饭菜是2元钱一顿,集体宿舍环境也差,而名犬却每天要吃上一百元左右的骨肉餐。当时最深印象就是感觉人连狗不如。

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并不是后悔当时的决定,而是这个经历始终在存在脑海中,偶尔被某些事情引出,如今,听一位老板的熟人提起,那家工厂已经被老板的女婿和女儿以1500万抛售了,年数80多岁的老板毫不知情,他们还把老板(自己的父亲、岳父)以亏空公款为由告了,老板因此被抓起来,关了一个月,最后查明,他毫不知情,无罪释放,但对亲人已经绝望。

在商海里,不算有太多扎营,但也见识过不少厉害角色。一个人再成功,再有钱,假如只是一个冷漠的商人,与这样的人共事,你要么变成这样的人,要么代替他!如果你兩者都不是,就应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