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得慢慢的吐气

在时光飞快消逝的南半球,黑暗掩盖了所有人的恐惧,挂在脸上的表情,也逐渐模糊;

你看着厌恶了的自己,以及,那些虚伪的微笑,问候,和感谢;

似乎看透了一个生物的本质,没有像天使般纯洁的被创造力,干净的,事不关己,半掩半开的身体,被别人掏空。

彼此的灵魂无处安放了吧。

游荡到意象的深处,象大海里的鱼,象飘零的树叶,象泥土里的草,被连根拔起……

你不想失声痛哭,又或者没心没肺的大笑,收敛起情感,怕被别人分解成为物质,或者肥料。

表达越来越苍白。

沉默。沉默。只有死寂的沉默!

啊!如一个人在空旷的荒野,踩着蝼蛄的洞穴,爬过仙人掌的尖刺,压着大地的沙丘,横躺着千军万马的残骸……

你只剩下一副可怜的躯壳。包裹着瘦弱的心脏。与死亡随时,擦肩而过。

怜悯,只有上帝才做的事情。

及时地,救起,随时死亡的你。

真实的脆弱的乞求,不要停止,那漫长又短暂的一生。你得慢慢的吐气,你的岁月只有那么多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