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读书、运动

保罗在《圣经》中多次提到“小学”,《歌罗西书》2章8节、21节提及,加拉太书也有提过(加4:3;9)。到底“小学”是怎样的一种学问,为何会促使保罗一而再地提醒信徒,将之与神的真理做出区分,并指出“小学”是属世的,须加以谨防。

《圣经》中关于小学的记载:
加拉太书4章3节 “我们为孩童的时候,受管于世俗小学之下,也是如此。”

加拉太书4章9节 “现在你们既然认识 神,更可说是被 神所认识的,怎么还要归回那懦弱无用的小学,情愿再给他作奴仆呢? ”

歌罗西节2章8节 “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学和虚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就把你们掳去。 ”

歌罗西书2章20节 “你们若是与基督同死,脱离了世上的小学,为什么仍像在世俗中活着。”

*                                  *                                     *                                  *     

最近在读[法]儒勒·米什莱的书。他的科学严谨和文学修养,在著作“博物学散文集”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即使后人的文明更进步,还不如前人的智慧与深度。对于知识,我们太多人已经失去虔诚的谦卑和态度。盲目的随波逐流,缺乏将成为人的缺陷。敲碎自己被无知控制的局限吧!

历史在复述着未来。

米什莱与哥伦布透过记录,演绎历史性“对话”。

《海》更多的是17-18世纪时期的记叙,而罗伯茨的《猎杀海洋》则是18世纪以后的记叙。

“这种屠戮很可鄙,教人如何残暴,大大败坏了人性。这种如醉如痴的屠杀,彰显了最丑陋的本能。”(《海》.p207)

历史可以带我们回到很远古的时代——人性里的善或恶,追寻到更遥远的历史:《圣经》创世记第四章中就记录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宗谋杀案……。

读历史著作或资料的时候,最大的感触就是,时间与空间的跨度,接踪而来的陈述,变成有画面的曲线般影像出现在面前,你突然感觉到文化底蕴和历史背景都在向世人说明它的魅力,并不可能只是短短一百几十年,或某个人就能用一辈子的时间去描述它,而是由不同的不断的穿越和跨越的片段暇接起来,整个人类的历史记载的文献当中,我们只是涉足一点或一小部分时,则不可能用历史的眼光或上帝的眼光去判断和思考它的根源问题,因为局限和有限可以是致命伤。

*                                  *                                     *                                  *     

“你的问题主要在于读书不多而想得太多。”——杨绛 ​

读书与思考是相互相承的,只读不思,则枯之无味,只思不读,则孤陋寡闻;现在互联网和信息兴旺,读书是要能静下心来看,我认为读书不是兴趣培养,也不是为了得到什么而去读,首先,你要了解自己为什么想读书,想获得什么知识,或者想知道自己欠缺什么,当你知道这些缺乏时,你自然就渴望寻找答案,以及在读物过程中思考作者的话语,从而就会激发自己大脑的活动。如果你一开始没有目标和目的的读书,你很难读入,我觉得谦卑和时常反醒自己的不足也是一个好的动力。很多著作、作者也不是全面的、大局观及完整的,但往往我们要相信对方的专业与水平,如果作者是行业的先驱、先锋者,即是我们的“老师”,以书为师,保持一种谦虚学习的态度,自然对书这种产物怀有敬意和好感。任何著作、文章都是人的思考结果,当你能获得知识,将知识变成自己的智慧,这是一件很美好的堆砌的事情,就是在不断的修炼自己的内在,变得更加充实而强大。也建议读书也可以结合一些有益的文章和专业人士(达人、大咖)的分享或者评论一起读,作为引导作用。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多少年,我们误解了这句话,读书其实是指学习,读书不是指考功名,这句话是告诉我们,学习是一辈子的事。

*                                  *                                     *                                  *     

运动使人保持一种随时预备的状态。不单纯是为了健康,更多是对自己的身体的一种把控。让她听令于头脑的指示,也要明白她现时的状态是否能跟得上头脑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