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鹰展翅上腾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飞行意味着自由,自由也意味着脱离辖管。

诚然,我总以为自己对飞翔有一种迷恋,但仅限于想像,我对它一无所知,我没有鸟的视野,也没有翅膀可以展翅翱翔。我属于慢热而冷淡风的人,经常怀疑自己的存在。发生过与未发生的事总是令人不止歇的想像——假如怎样,会如何?假想敌才是我们活着的挣扎。

狂热的兴趣是一股无以言表的欲望。我没有。即使我爱得深沉,又如此低调。我只有默默的祈许。我甚至没花出一点力气就实现了梦想,我应该感恩。过于热爱变成感染,变成你身上的气息,吸引着与你有共同原型的人。没有文艺形式的抒情,也没有强烈的表叙,更没有手舞足蹈的兴奋。

当飞机上升到400米,我低头向下望的时候,发现几只白鹭在低空优雅的拍动双翼,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就是一只鹰,以鹰的视角俯视着大地,一大片绿油油的稻田,象俄罗斯方块的游戏,规矩方阵的拼列整齐,机师操控着飞机右倾左旋,上腾俯冲,以鹰的姿态完美展现动作,风和空气的阻力都变成助力。

虽然现代文明将人类的梦想加快实现,往往又变成一种工业竞争的速度,世界的距离在缩短,它的面貌从未发生改变,改变的只是人类的存在方式;当人类不再像祖先那样关心自然界的一草一物,只关心如何开垦疆土,如何建立更大的帝国皇宫,如何成为统治的王,欲望驱使下人类只变成一种单向思维的“种族”;理性变重,感性则轻,情感变成认知的附属,激情变成战争,思想也只是人工智能的程序,各种危机和物种的消失自然而然成了人类的急难……;嗯,我想说,这样变异共存又失衡的世界,一点也不可爱了。于是,未来的人们回归乡野,变成了时尚……

我又陷入了想像的旋涡。为什么不能象一朵云那样轻盈?非要象凝结的雨,坠落大地才心甘痛快?向死而生的幻像时刻左右着我的大脑,我越来越像一棵不切实际的树,叠立在沙漠之中,吸收阳光和沙尘的肆虐,等待月光将我神化。

活着更像别的物种,才能更加顽强的还原生命的本色。人类的智慧只是同类中的顶峰之作,没有上帝的允许,统霸地球只是夙愿;人类穷极一生,还不如基路伯六只翅膀来得轻易。

volar7 飞机上鸟瞰

——————————————————————————————

《新快报》-【发现广东】专栏:花30小时 实现你的“空中飞人”梦

科普:动力三角翼滑翔飞机是航空运动领域中最受欢迎的一种轻型动力的飞行器。通过法国超轻机和德国过载认证并被评为国际航联评为一类飞行器(最安全飞行器);因机翼具有较高的滑翔性能即使在失去动力的情况下动力三角翼飞行器依然可以像鸟儿一样滑翔着陆,因此动力三角翼是相当安全的。感谢广东中花航空培训有限公司/汪先生的飞行知识分享和带领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