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丛中的“魔法”女诗人

20171017

(霄无 作画,赠好友 盘予。祝贺好友诗集被斯洛文尼亚国家图书馆收藏)

“致力纯正汉诗的探索和写作”——盘予在《光。产卵》书上的如是说,这句看似平淡的介绍令我陷入了沉思,很少人如此真诚和坦率的表达自己写作(写诗)的目的。我读过不少诗,写过不少诗,差不多十年间,由狂热逐渐变成冷静,在遍地开花的诗歌界,我很少关注诗人写的诗了,缺少新鲜血液和纯正的使命,诗歌也沦落为一种文化交际手段,失真与失语的诗歌,也逐渐脱离人们的视线,只有“诗人们”仍然津津乐道的孤芳自赏。

盘予这本诗集由集资到出版,她只是轻描淡写的提过。我甚至都不知晓。直到前段时间,发现她的诗集一捆捆的放在车上,我才意识到,她完成了由“孕育”到“分娩”的作品,竟然花了将近五年时间,出版的所有事情她都亲力亲为,这一点上,令我肃然起敬。只有你对作品表示充分的尊重时,它们才能有尊严地呈现在人们面前。

她的诗集我平时在网上断续的读过一些章节。说真的,她的诗我懂,但又不懂。每一个分行、或每一个用词,都有她独特的语境和赋予的生命力和创造力,所以,每次要走进她的诗歌里,我都要挑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刻,放下杂念,用一颗真诚的心,来到她的内在世界,有时好像走进一个迷宫,久久不能抽身出来,没有一定的文字功底,还真的读不懂她的诗,我就挺好奇,这样一位女诗人,有着对文字的研究和探索到底已经到了怎样的程度?到底是什么力量推动她不停的创作?带着种种疑惑,我读了她更多的诗,进入一个新鲜又冒险的“世界”里寻找答案……。

或许有人花一辈子,却无法达到自修和满足的状态,因为缺乏深度的自省。从盘予的诗中,我读到作为一个有着高度自律的诗人的自省过程,她追求纯洁的语感和纯正的汉诗布局,有创作的激情,又有像会变魔法的女巫般的自如,文字和想像力都是她的工具,这种无限放牧的博学,让人浮想连遍,读懂与读不懂并不重要了,重要是你可以从她的诗中,发现自己是个无法介入的参与者,你开始生成自己的意象,并获得精神的营养和洗礼,真正的觉悟不是诗人给你的,而是你从她那里得到象宝藏一样珍贵的思考。她把沉睡的、亘古的文字,变成她想要的模样列出矩阵,让文字重新活现起来,有自由意志的呼吸,在读者与诗人之间阐述,不是寻求语感、心灵上的共鸣这么肤浅罢,而是开启自我修复和治愈的模式,这就是她的诗歌最大的魔力所在。

读过《圣经》的人都知道,要结出果子来才能彰显一个人的重生:“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 温柔、节制。”我在盘予的诗歌里,也在寻找果子(光明所产下的卵,即诗者的生命觉悟元素),在这个充满荆棘的社会里,每个人都在寻找一块好土撒种的同时,必须实现自我修行,侧目一看,镜子里的自己到底是多了一份沧桑还是恬静,她已把这个权利交给了你——读者。

 

南方都市报:荆棘丛中的魔法女诗人  (2017年06月25日  版次:RB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