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瓦赫里,天空

flight 

flight1

2017.07.12 第二次飞行

 

她眼睛里饱含云的国度
被时间一点点漂白过的成熟
天真烂漫。启齿之前
听见寂静已退化到黑暗边缘
又或者到达黎明的顶端
浮在湖泊中的莲花楚楚动人
与此无关,有一种出生被注定
她要用瞳孔欣赏海洋和平原,阅读世上的爱与恨

                                                ——题记

夜晚,扎营在机场的草坪上
夜,显得很安谧
只有一些小虫子、小动物发出声响
月光皎洁,天空挂着闪闪繁星
特别干净,风很轻柔
甚至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她的心感到一股久违的舒适
被放牧回归乡野的孩子
并与五台小飞机同眠
内心有一种傲骄,也有一种放肆
她不再是城市里囚禁已久的笼中鸟
这里满足她对自由和飞行的渴望

带着微笑入睡。次日早晨6点醒来
太阳迫不及待的出来相会
当他们来到机场的跑道
飞行员已结束早上的训练
轮到他们飞上天空了
在跑道上滑行200米,上腾、爬升
很快就在云层中飞行。风很斯文
轻轻越过他们的肩膀
前面一大片、大片的云朵
仿如众天使围绕
喜悦,由于风、因为云
天上平原,一群群白绵羊
在静静的散步,仿佛
他们是天上羊群的主人

看下仪表盘,120米也不是很高的高度
三角翼滑翔机平稳的架在云层与气流之上
更象雨燕的速度和灵巧
她难以想像人类的智慧,如何
承载着数千年人类飞翔的梦想
在时间旅行中以这种方式
变成现实,即便是了解的知识
也不能解释,这美妙的感觉:
腾云、驾雾,陆地出现在下方
稻田、山丘、江河、楼宇、村庄都被收于眼底
攀爬上海拔数千米的山峰,视野还是有限
但飞行在数百米的云端
有海市蜃楼的效果
为了躲开云雾,采取S型回旋下降
回到地面往上看时,看天空平淡无奇
与天上的景色完全不同,感谢这一切的偶遇
她轻轻的说:“克瓦赫里(再见),天空”

 

注:柏瑞尔·马卡姆 《夜航西飞》,第二十章 克瓦赫里的意思是,(斯瓦希里语)再见!

第一次飞行:如鹰展翅上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