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的雨

对家的淡泊,似乎成了一种寄托
寄托给风
给云
还有远方,
我这个异乡的寄居者
以旁观者的眼光
看见他者的世界里
偶尔有我的影子
我从未留下痕迹
像风,像云
像远去了的你

十一月的雨
降落在我的肩膀
“流泪撒种的,
必欢呼收割。”
我的心有多么的苦楚
就有多么的欢乐
她的微笑
治愈了我的悲伤
我总是忍不住流泪
心底终究默言不语
不说,不闻,不问
在很长时间里
我习惯了与画相伴
与上帝独处
我要把自己完全
忘记